栗子酱lying

资质愚钝,但竭力而为(城市旅游推荐系列·西藏)

袋鼠:

Chapter 1

去西藏前,我没有挑到让人满意的大红色长裙。

难过的要死过去了的情绪。

然后我妈悄悄给我塞了一件藏蓝色棉衣。

我到达拉萨那天晚上,才看到这件散发着救赎之光的棉衣。

老年人的智慧,小孩子永远都差那么一点点。

Chapter 2

说起来,旅行去西藏实在不算是个明智之举。

虽然它披着各种噱头也被人吹嘘着,但其实大家都知道,真正强大的人,在任何地方都可以构造出自己的世界。

更何况,西藏是把小命系在旅行上。

可还是下定决心要去看看。

毕竟,若总是固守一成不变的生活,人很容易将幸福视作常物。

我想,只有看过不同的人,做过一些自己的城市里听起来不可思议,甚至荒唐的事,才会知道人的不同,生活的不同。

这大概才是“行万里路”能让我领会到的秘密。

川藏线到青藏线。

八千里路云和月,全在途中。

Chapter 3

从四川入藏,海拔四千米的高尔寺山。

下车的时候把自己的长袖裹紧,脚下全是云,山峦又复叠。

陆陆续续又有车在这里停靠。

天南海北的人,望云生畏。

经幡挂满了大大小小的栏杆,我回头过去看,一个穿着藏袍的男子在风中撒着纸风马。

天地间万物,唯有他一人。

那副画面竟让我莫名湿了眼睛。

言语匮乏,在那一瞬间,失去了所有可以诉说的力量。

Chapter 4

因为是自驾游,车难免不会出现问题。

在高原上行走的时候,虽然我一直在默默祈祷,可是该来的,始终会来。

海拔4105米,车不走了。

一车的人,对脸懵逼。

斟酌再三,结果是全体下车待命,由懂车的青壮年进行大胆的尝试。而作为汽车白痴的我,当然就是看看周围的猪和牛,摸自己的鱼。

车烂在一家家庭式旅馆前面。

上面用歪歪扭扭的汉字写着:住宿,吃饭,加水。

坐在门前的藏族大姐只是抬起头望了我们一眼,又继续做着她手里的活。

有两个藏族的小屁孩嘻嘻哈哈的跑了出来。

不经意的对视后,小屁孩还是继续做着自己的小游戏。

大概是我这个带着墨镜蓬头垢面的异乡人太过引人注目,小屁孩停下了游戏好奇的看着我。

我摆摆手,示意我没有糖,也不会给你们钱。

从川入藏这一路,我已经失去了不少的好奇心和兴趣。

那些看起来的满脸真诚,那些微笑和明亮的眼睛背后,都是有所求。

一颗糖或者一块钱。

他们要的东西并不贵重,可倘若是藏在微笑背后,就总会让我觉得恶心。

我想,那时候我的脸上一定写满了来自城市的冷漠和不耐烦。

然后他扯了扯我的衣角,递给我了一片叶子。

好像是两个小屁孩正在玩的游戏。

疑惑不解的接过,僵硬的说了一句谢谢。

然后我看到了最明亮的脸。

他的脸颊上有长年日照后留下的高原红,笑容很灿烂,眼睛漆黑明亮让人想到秋天翻滚的麦浪或者果园里成熟的果实。

真正纯粹的,不夹杂着一丝世俗气息的笑容。

让我想到了土地,想到了那些本真的,而又纯粹贴近生命本质的事物。

那些事物,是无论世界如何变更,城邦兴衰与否,都无法改变的。

谢谢你赠我一片绿叶。

Chapter 5

到拉萨那天晚上,就像前文说的,我终于发现了我妈给我塞的棉衣。

感动的痛哭流涕。

彼时,我已经把身上所有好看的不好看的衣服都穿在了一起。

又一次感叹,老母亲的智慧简直是救人一命。

拖着行李到酒店的时候,惊喜的发现有空调。

疯狂的打开暖气。

可惜还是水土不服。

从凌晨两点昏昏沉沉的睡下,到第二天清晨六点迷迷糊糊醒来,好像也不过是十分钟的事。

因为说好了第二天行程是布达拉宫,所以再睡回笼觉自然是不可能。

于是开窗,神清气爽。

远方传来的诵经声。

我无意识的抱着双臂,尖着耳朵,惊讶地听着那些我根本不熟悉的藏文。

皮肤上乍起一颗一颗的鸡皮疙瘩,寒风不断地往屋子里灌,我的眼泪热烈地涌出来。

无论我如何斟酌用词,都无法将那一刻的震撼表达得淋漓尽致。

那种朝圣的,虔诚的,带着灵魂的声音。

是在冗长的黑夜中,生命海岸上第一道破晓的微光。


Chapter 6

布达拉宫。

圣者的圣地,过客的匆匆一瞥。

排队进去的时候,一个藏族的导游毛遂自荐的要给我们做导游。

毕竟是关于人文和信仰,我们几个五大三粗的人,不够通透,也看不出其中的灵巧,于是谈好价格,双双都愉悦的进去。

六指莲花掌。

藏家的导游说,那是释迦牟尼的手印。

僧侣,经堂,灵塔殿,我站在陈列着圣物的宫殿前,看着那些年代久远的物品,隔着漫长的茫茫岁月,却有那种坚定地力量,穿过时光迎面而来。

那是一种博大仁慈的情怀所带来的力量。

导游是个尽职尽责的信徒,在讲解的途中仍然不忘朝拜。

嘴里念念有词,目光澄澈。

我笑着调侃,人之于人,还不够人之所仰。

Chapter 7

关于布达拉宫,我留下的印象全是那个flag,我要带它最虔诚的信徒到这里。

我也想让她听一听这里的故事,关于菩提尘土和温柔慈悲。

Chapter 8

塔尔寺。

人从众。

我觉得我快要挤死在释迦牟尼面前了。

在随波逐流的进入了第五个佛殿又走马观花的出来后,我选择了放弃。

站在朝圣者旁边,摩挲着手里的石榴石手串。

旁边站着一个喇嘛,穿着黄色的鄂仍格。

我盯着庭中的菩提。

不断有来来往往的人进入我的视线,千百张面孔,千百种神态,熙熙攘攘。

我转身问身旁的喇嘛:“面对这些人,你不会反感吗?”

话出才觉得不妥,人家又不认识我,我这样自顾自的搭什么话。

他的反应倒是令人意外。

只是淡淡的笑,说,“不会,这也是修行。”

我在拉萨的布达拉宫和大昭寺,在传说中的灵地,都未曾虔诚拜下。

但这一次,我却随波逐流的挤回去,虔诚的拜了下去。

我没有任何想要神灵帮我实现的愿望,我只是在心里默默地说一句,我来过了。

人人都在修行。

Chapter 9

路过一宿星河纯粹是因为前方的公路塌方。

窄窄的通道,左边是奔腾的怒江,右边是悬崖峭壁。

堵在这样的地方,还真是生死就在转瞬间。

手机和充电宝都宣告终结。

彼时才晚上12点,离道路疏通还遥遥无期。

哆哆嗦嗦的下车,活动活动筋骨,也找找大自然给的原始乐趣。

啊,没有手机真的很难熬啊。

抬头。

手可摘星辰。

Chapter 10

这大概会是我城市旅游系列最长的一篇,也是我感触最多的一篇。

在这么长的旅途中,我经过大大小小无数条乡村公路,尘土飞扬,看到了灰雾里坚忍沉默的树,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植物,以及那些面孔上有着沟壑般纹路的人们。

对于那些仅仅是擦肩而过的人,浮光掠影的事,原来都能在生命中占据一个或大或小的角落。

能去爱太阳的光芒,爱麦子和稻谷的气味,爱任何一株路边的野草小花,爱烟囱里袅袅升起的炊烟。

以上,我想说的全部藏在文字里。

生命一直陷落在岁月中,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片土地。

它曾经与我紧密相连,而在未来,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切冷暖,都会传到到我的心里。

我知道自己资质愚钝,难以领悟其中的万分之一。

但我那么确定,有一部分的自己,永远留在了那里。

这是我剖开自己,写的最痛苦的一篇,但在文字中,我仍有当时的欢愉。

这是我给你们的献礼。

@黄乐 @陈晓枫